36

拉普拉斯的魔女  作者:东野圭吾

谦人一言不发,转过回廊,缓缓走下楼梯,来到一楼。他深吸一口气,开了口。

“大概是去年一月吧,我在电视上看到了水城义郎。这个很久没在舞台上出现过的男人说:不久之后,我将向大家送上一部震惊世界的作品。详情恕不能透露,但那是一部基于真实事件拍摄的电影,由主角的原型亲自导演。听了这些,我才确信了那件事。同时,也确信了水城和你之间有所勾结。就在那时,我构思了如今的复仇计划。虽然心心念念想要复仇,却无法掌握你在什么地方。不过,如果接近水城义郎的话,一定会有机会的。”他说着,两手一摊,“我什么都没带,把她放了如何?”

“我可不是那种老好人,会相信你的话。”甘粕才生说,“说不定你已经设好了机关,这女人一跑,毒气就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呢。”

谦人淡淡一笑。

“没错,一开始我的确想用硫化氢杀了你。就在这里。在你最后一部电影中出现过的这个废墟里。最差劲的人死在最差劲的电影的舞台上,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嗬,你不是没看过我拍的电影吗?”

“没看过啊。但最差劲的电影还是知道的。我从一本扔在厕所垃圾箱里的宣传册上知道,那部电影就是在这里拍的。当时,我就决定在这里杀了你。不过,经过多次踩点之后,我发现,比起中毒来,还可以给你一种更棒的死法。如果你能在今日,此时,站在这里的话,就有可能发生。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啊。”

“哼,什么死法?”

“你会知道的。反正我不会用硫化氢。所以,你就安心把那个女人放了吧。”

“既然如此,放了也无妨,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多聊几句吧。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甘粕才生的声音忽然低沉下去,“你怎么知道当时制造硫化氢的是我?”

千佐都吃惊地看着他。这个人杀死了全家吗?

“那还用说?一开始就知道了。”谦人很平静,“你赶到医院,确定周围没人之后,这样说道:太好了,这样一来,就能拍成电影了。”

“是这样啊。”

“然后你打了个电话,是打给水城义郎的。你当时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还清清楚楚地记在心里。你先是说:你听着啊,水城先生,我儿子虽然得救,不过变成植物人啦。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大概连意识都没了吧。只不过还没断气而已。这不是很有意思吗?比全家死绝更悲惨啊。搞什么啊,水城先生,你现在才觉得害怕?想要个真实的故事,要个有震撼力的故事,这话不是你说的吗?没关系的啦,你尽管放心。对了,那须野那小子干得可真漂亮。当了我的替身,让我有了不在场证明——”谦人流利地说完,呼出一口气,“怎么样?我记得很牢,对不对?”

甘粕才生颤巍巍地点了点头。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的确是打过这个电话。看来,当时你是有意识的啊?”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是什么感受,你知道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处于植物人状态,我都要怀疑自己是在做噩梦。后来我的大脑功能终于恢复了,可以和别人沟通,但应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你?我不知道。所以,我只能装作失忆。”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得知儿子苏醒了,你肯定很着急,不知道儿子康复后会说出些什么。但获知儿子失忆之后,你终于放了心。然后便开始写博客。那个胡言乱语,谎话连篇的博客。”

“不过,有很多人说他们被那个博客感动了哦。”

“无聊。那有什么意义?”

甘粕才生啧啧连声。

“你不懂啊,你什么都不懂。”

“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杀你们?一句话,因为我对你们感到失望。作为我甘粕才生的家人,你们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之作。娶那种女人当老婆是个失败,生出来的孩子也全是无能之辈。尤其是萌绘,自己还是个孩子,居然怀了孕。当时我就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必须修正这部失败之作。我必须重新制造一个更适合我的家庭。”

“那只要离婚不就行了吗?”

甘粕才生显得很扫兴。

“所以我才说你不懂。天才甘粕才生,是不能把失败之作留在世上的。我的作品必须尽善尽美。既然不能指望活着的你们有什么出息,那就首先把你们从这个世界上抹去,然后修改过去的记录。你既然读过那个博客,应该会明白吧?那里面的你们,可是我的完美无缺的家人啊。甚至连那个蠢笨的萌绘,都被我加工成了一个聪明勇敢的女孩。最近我还写了一本自传体小说,打算拍成电影。当然,是由我来导演。到那时,才是甘粕才生的家庭完工的时刻啊。”

谦人摇头道:“你疯了。”千佐都也有同感。

“至于水城先生,”甘粕才生说着,看着千佐都,“他听了这个计划之后,说很有意思呢。女儿自杀,失去了一切的男人,把自己的半生经历拍成电影——他说如果策划得好,肯定能一炮而红,成为甘粕才生的新代表作。不过,对于我是否会真的实行,他还是半信半疑。我让他帮我制造不在场证明,他一看我是来真的,居然和那须野两人打算临阵脱逃。说什么‘和我无关啦’,‘我只是开个玩笑啦’。我很失望。那须野嘛,只要诱之以利就可以了,我还想尽办法让水城安心。不过,当得知一切顺利,警察作为自杀结案之后,水城的态度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热心地跟我商量起怎么推动《完美家庭》项目来。对,这就是电影的名字。《完美家庭》——还不错吧,谦人?”

谦人一挥手。“歪曲真相,算什么完美?蠢货!”

“真相?”甘粕才生扬了扬眉毛,“这话说得奇怪。那么我问你,什么是真相?由谁来判定?还不就是被记录下来的一切吗?当它被记录,被人们认识的时候,就成了真相。看这片废墟。这栋楼有什么真相?过去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已经称不上真相了。在这层含义上,大多数平庸之辈都是如此,默默消失,一点真相都没有留下。你再看看互联网。全是他人的脏话和愚行。一发现可以攻击的对象,就争先恐后地加以指责。他们什么都创造不出来,什么都不思考,什么责任都不承担,只要有一点不如他们的意,就牢骚满腹,抱怨不断。这些人能制造出什么争相?既然真相这种提法很难理解,那么历史大可以换一种说法。那些人活不活在这世上,根本对世界没有任何影响。你们本来也是这样,是可有可无的人。所以,你们是很幸福的啊,可以作为我的电影中的角色,流传下去。而且,还是完美的人呢。”

雷声再度响起,听上去似乎比刚才近了些。雨势也越来越大。

谦人摇摇头,看看手表。“演讲可以到此结束了吧?你已经说得够多的了。”

“是吗。那么,是不是该收拾一下了?”甘粕才生把手伸进外套内侧,抽出了一个黑黑的东西。明白那是一把枪的时候,千佐都发出了一声拼命压抑住的尖叫。

“你还准备了那玩意儿?”谦人的声音里毫无惧意。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要和各种人打交道。这东西已经买了十几年啦。当时,我可没想到会派上这种用场。”

“杀了我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可以做很多事情啊。儿子在父亲最后一部电影的舞台自杀——怎么样,是不是意味深长?可以为《完美家庭》增光添彩呢。”甘粕才生说着,终于松开了千佐都的胳膊。

“跑!”谦人叫道,“快跑!不要待在那里!”

千佐都向玄关冲去。与此同时,外面一下子暗了下来,四周被喀拉喀拉的声音所包围。过了一会儿,她才意识到那是冰雹。

轰鸣声逐渐接近,宛如地鸣、冷风从大门的缝隙里灌进来,千佐都拼命后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寒风从窗中卷入,连眼睛都睁不开。她用双手捂脸,从指缝中向外张望。玻璃碎片在风中飞舞,谦人和甘粕才生都蹲在原地,看来是无法站立了。

这究竟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屋内尚且如此,屋外又会怎样?

就在这时,周围在一瞬间忽然寂静无声,但紧接着,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整个建筑物都摇晃起来。千佐都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是一辆白色的车子被风卷起,撞破了墙壁,飞进房内。

暴风从破坏的墙洞中席卷而来,千佐都的身体向身后的墙壁飞去,被风紧紧按在墙上,手脚动弹不得。

房子在呻吟。接着逐渐传来垮塌的声音。连千佐都身后的墙壁也倒了下去。

死定了,她想。

上一章:35 下一章: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