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勇敢的朋友

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  作者:吉野源三郎

虽说小哥白尼是活在广大世界的一个分子,他毕竟只是中学一年级的学生。在日常生活中和小哥白尼往来的,也只有学校的朋友。不过,这些朋友必定也自成一个世界。

话说回来,在这个世界里,有两个人物和小哥白尼交情特别好。其中一个是水谷,从小学就和小哥白尼是同学,从小两人经常到对方家去玩。另一个是北见,绰号阿猛。

之前我已经说过,北见和小哥白尼身高相近,总是排在一起。他们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交谈,可是刚开始小哥白尼总觉得看北见不顺眼。水谷体型修长,样貌俊美,态度文静,似乎带着小女孩般的内向。北见则和水谷完全相反,他和小哥白尼一样矮,而且体态还像英国斗牛犬一样壮,他在任何场合都对人毫不客气,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一旦话说出口,态度就不会软化。

“不管谁怎么说,我都不听。”

只要北见这么说,事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这句“不管谁怎么说……”是北见的口头禅。因为他有时候很顽固,性子猛烈又麻烦,大家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叫他阿猛。小哥白尼也觉得北见脾气太莽撞了,所以刚开始一直和他熟不起来。

不过,虽然阿猛个性有点顽固,其实他是个很开朗的男孩。——某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阿猛和小哥白尼与其他朋友争论电流到底是什么。北见不相信有物质能在电线这种金属固体里面流动。他认为,电流应该像光和声音一样,是透过振动传导。可是小哥白尼当时已经知道,比原子更小的电子在电线中流动而产生电流,所以他说北见的想法是错的,但是北见再怎么样都不肯相信。

“你会不会看书看错了?你想想,铜丝里根本没有让物质通过的缝隙。你的说法很奇怪。不管谁怎么说,我都觉得无法想像。”

小哥白尼必须把自己在科学杂志、物理学的课外读物、《世界之谜》之类的书上学到的知识全搬出来,向北见说明物质的构造。所有物质都是由显微镜也看不到的小原子构成——小小的原子是由更小的电子组成——知道有这么小的原子和电子,就会发现我们认为没有缝隙的物质其实充满了缝隙——正因为如此,像X光这么小的波才能穿透一般光线无法通过的物质。

“真的吗?”

阿猛依然一脸怀疑。这时候小哥白尼停下脚步,从书包里拿出那天恰好放在身边的书《电的故事》,让北见看看书上说明电流的内容。这是理学博士写的书。

“嗯——”

北见读了小哥白尼指出的内容。当时大家都停了下来,心想这样一来阿猛也不得不投降了,所有人都等着看北见怎么回答。不久之后,北见抬起头说道:

“嗯,没错。不管谁怎么说……”

大家听到这句话,心想他怎么又来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北见的脸。北见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说:

“我的说法完全错了。”

大家听了他的话,全都哈哈大笑。小哥白尼突然觉得自己很喜欢阿猛。

不过,他们两个是过了一阵子之后才要好起来。他们交情变好的关键是小哥白尼毕生难忘的“炸豆皮事件”。

某一天,就在小哥白尼要进教室的途中,好朋友阿堀靠了过来,小声地说“听说最近大家都叫浦川‘炸豆皮’。”

“是吗?”

小哥白尼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他反问为什么。平时就以爱讲话出名的阿堀露出狡猾的笑容,向小哥白尼说明。

“听说浦川每天的便当菜色都是炸豆皮,而且是没有煮软的、干硬的炸豆皮。”

“嗯”

“而且,听说这学期他的便当只有四天不是炸豆皮,所以,你应该也知道吧,每次靠近浦川身边就会闻到炸豆皮的味道。”

小哥白尼听了,不知怎的觉得不开心,不过他又继续问道:“你们怎么会知道得这么详细?”

“这个嘛……”

阿堀稍微看了看四周,把音量压得更低了:

“偷偷告诉你,坐在浦川隔壁的山口啊,每天都小心偷看,然后再告诉他那群朋友。不过,你别忘了,这是秘密,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浦川自己也还没注意到。”小哥白尼听了之后,心生厌恶。注意别人便当的菜色,每天偷看的山口不像话,听了他的话觉得有趣还马上乱取绰号的那些家伙,也好不到哪儿去。小哥白尼几乎不曾吃过炸豆皮,即使偶尔出现在餐盘里,他也放着不吃。这是小哥白尼吃不惯的食物之一,可是浦川竟然每天都吃炸豆皮。坦白说,就连小哥白尼都忍不住觉得好奇。不过,小哥白尼有点同情不知道自己被大家取了这种绰号的浦川,所以无法和阿堀一起嬉闹。撇开这件事不谈,浦川平时就像大家的玩具似的,经常受人捉弄。

任何人只要看过浦川的样貌,应该都会了解为什么大家喜欢捉弄他。浦川个子普通高,应该算腿长的,而且衣服总是太宽松,永远不合身。衣服太大,可是帽子却小得离谱,而且还像士兵一样戴得直挺挺的。他看起来好像严重缺乏运动神经,不管是投球或跑步,做什么运动都不拿手,不协调的动作看起来简直像漫画。做体操的时候,就连体育老师都经常忍不住笑出来。即使抓着单杠,不仅身体抬不起来,就连脚都搆不到铁杆。使劲把身体抬到一半高,又撑不住,马上掉下来,然后再努力把身体抬高,马上又掉下来。大家看到浦川抓着单杠使劲地挣扎,总是心生同情,又忍不住发笑。到最后实在没办法,老师总得压着浦川的屁股使力,把他推到单杠上。

即使浦川不擅长运动,假如他在功课上表现过人,大家应该也不敢欺负他,可惜他书也读得不怎么样。更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是班上出了名的瞌睡大王。他唯一的强项是汉文(古文),其他人再怎么努力都赢不过他。他就只有汉文成绩特别好,好得不可思议,就连没有标注假名和语意的艰深汉文,他都能看懂。不过,喜欢汉文又学得好,在同学眼中反而显得更滑稽。大家都认为,就是英语和数学都学不好,才会擅长汉文。

几乎所有同学都把浦川当笨蛋,喜欢捉弄人的同学还会不厌其烦地捉弄浦川,拿他困窘的模样寻开心。

“浦川,你胸口有东西。”

浦川听了,低头看自己的胸口。他一压低下巴,拉开领口往下看,马上有人把小沙子从领口灌进他衣服里。

到了书法课,浦川才离开座位一会儿,回来就发现毛笔不见了。他傻傻地在书桌下面找,老师立刻点名问道:“浦川,你在做什么?”

老师这么一叫,浦川紧张了起来时答不出话。

“毛笔……”

“毛笔怎么了?”

“毛笔不见了。”

“刚才不是还拿着吗?你再看清楚。”

浦川明知书桌下面没有笔,也只好再弯腰看看。这时候,浦川旁边或前面的同学趁机悄悄地伸出手,把刚才藏着的毛笔放回原位。浦川抬起头来看到毛笔,才发现刚才有人把笔藏起来,可是周围的同学都正经八百地写着书法,浦川看不出到底是谁把他的毛笔藏起来。

“怎么样?找到了吗?”

听到老师这么问,浦川回答:“找到了,在桌上。”

“搞什么鬼。你问题这么多,老师怎么上课。”

结果,竟然是浦川挨老师的骂。

大家这样戏弄浦川,除了因为他外表怪异、成绩不好,还有另一个理由。因为浦川的穿着打扮、用的东西——不,就连浦川的笑容和说话的样子,都透着穷酸味,感觉就是个乡下土包子。浦川家是卖豆腐的,可是班上其他同学的父母几乎都是有名的企业家、政府官员、大学教授、医生或律师。浦川混在这些人当中,难免显得家世差了一截。全班就只有浦川的制服不是送洗,而是在自己家洗,也只有他会把传统纱巾对折当成手帕。

当大家谈到神宫球场的话题,浦川只知道外野的事,根本无法和同学谈论在内野看到的情况。说到看电影,浦川只知道老旧的小电影院,但是其他同学都去市内一流的电影院。浦川顶多两年才去银座一次,对银座几乎一无所知,更别说避暑胜地、滑雪场、温泉区之类的话题了,浦川往往插不上半句话。他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打不进同学的圈圈,却又没有办法改变。

浦川被同学排挤、戏弄,应该也觉得寂寞、不甘心,但是他心里明白,如果自己露出寂寞、不甘心、生气的模样,那些坏心眼同学的恶作剧就会变本加厉,所以他尽量忍耐,不要有反应。不管同学对他做了什么,他总是摆出善良而落寞的笑容,掩饰内心的委屈,撑过令人难堪的场面。大家开始觉得,不管对浦川做什么,他都不会生气,所以开玩笑也越来越过分,浦川的态度却始终如一。不过,如果玩笑真的太过分了,有时连浦川也笑不出来。他会泪眼盈眶,看着对方,然后好像放弃了似的,默默离开。不过,即使浦川眼神充满悲伤,也丝毫不曾流露恨意。

“我对你们毫无恶意,也不想打扰你们,为什么你们要折磨我?求求你们不要再欺负我了。”

浦川凝视对方,眼神如此控诉。正因为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怒火,所以被浦川这么看着,那些安静乖巧的同学心里也不好受。他们会不由自主地后悔自己开的玩笑。班上比较善良的同学有时候跟着起哄,捉弄浦川一、两次之后,很快就会停止。唯独山口和他那群朋友从不停手,缠着浦川,不停地捉弄他。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发生在去年秋天。

十一月要开班级同乐会,班上干部已经安排好大致流程。先有开场致词,然后依序有演讲、朗读、音乐,接着有余兴节目、茶点,然后解散。大家借用班导师大川老师半堂课的时间,票选演出名单。

大川老师发了投票单,吩咐班长川濑等大家写好之后统计投票结果,老师有事先出去一会儿。老师走出教室之前交代大家,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别班还在上课,大家必须保持安静。

大家立刻看着投票单,思考该选谁表演。小哥白尼也握着铅笔,想了一会儿。这时候,有“电报”传了过来。“电报”是大家在上课时间偷偷往来的方式,把讯息写在小纸条,从书桌下面,一个传过一个。现在老师不在教室,所以纸条是光明正大地传过来的。纸上写着:

让炸豆皮上台演讲

虽然不知道是谁发出纸条,不过肯定是山口那帮人的其中之一。他们喜欢让浦川站上讲台,嘲弄他、批评他,然后嘲笑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小哥白尼瞥了一眼,马上把纸条传给下一个人。不过小哥白尼自己并不打算照着纸条上的内容投票。

小纸条依序传过一张又一张的课桌。小哥白尼把投票单放在面前,犹豫着该选谁,这时候他突然回过神来,想起纸条最后会传到浦川那儿去。浦川还没发现炸豆皮是谁的绰号,看到纸条一定会一头雾水。

“我懂了,山口那群人的计划也包括要看到浦川一头雾水出糗的模样。”

小哥白尼恍然大悟。他抬起头,目光搜寻着刚才的小纸条。小纸条已经传到浦川前面两、三个人。正当小哥白尼盯着纸条,纸条已传到了浦川手上。小哥白尼的座位在教室后面,看不到浦川拿到纸条后的表情,但是浦川好像不明白纸条的意思,把头微微一偏。坐在浦川隔壁的山口面向后方,看着他那群朋友,吐了吐舌头,神色不悦。浦川不懂纸条的意思,继续把纸条往后面传。山口又吐了吐舌头。

纸条传啊传的,传到山口的座位。山口故意摆出惊讶的表情,以大家听得到的音量,念出纸条的内容。

“让炸豆皮、上台演讲……炸豆皮是谁?”

同学们的嘻笑声此起彼落。山口洋洋得意。

“到底是谁?”

话一说完,他转向浦川问道:

“浦川,你知道炸豆皮是谁吗?”

浦川明显慌了手脚。他表情讶异地转向山口,满脸疑惑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

山口那群人开口大笑。其他人听了,也跟着笑出声来。浦川听到大家的笑声,顿时恍然大悟,脸色一沉。我们家的店,我的便当!原来如此,炸豆皮就是我自己!

浦川的脸顿时涨红了。从小哥白尼的座位也能看到浦川连耳朵都红了。

就在这时候。大家听到椅子“碰”的一声,人称阿猛的北见站了起来。

“山口!你太卑鄙了。”

北见忿忿不平地大声喊道。

“不要欺负弱小!”

山口斜眼朝北见那边看,顶高下唇,故意冷笑几声。北见好像忍不住了,离开自己的座位,气冲冲地走到山口旁边。

“炸豆皮这个称呼,是你开始叫的。我都听说了。”

“放屁!我可没这么说。”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吐舌头?”

“你少管闲事。”

正当山口似答非答时,啪地一声,北见已经一巴掌打在山口的脸颊。山口脸色苍白。他以充满憎恨的眼神看着北见,然后,突然朝北见吐口水。口水完全命中北见的脸!

“好啊!”

才刚听到一声吆喝,北见斗牛犬般的身子突然猛烈地往山口的胸口扑过去。椅子应声倒地,两人上下相叠,倒在课桌之间。山口仰着身子,北见从上面压得他动弹不得。虽然山口比北见高多了,腕力却远不及北见。他想把北见推开,使劲挣扎,却一直起不来,只能任凭北见不停地揍他的头。北见抓住山口上衣的领口,上下晃动。山口的头就这么随着身子不停地碰撞地板,发出声响。

到目前为止,小哥白尼只要伸长脖子张望,还勉强看得到。不过到了下一刻,全班都站了起来,挤到他们两人身旁围观。小哥白尼也站起来跑了过去,可惜此时两人身边早已挤满了人,根本看不到人墙里的情况。小哥白尼挤过人墙,靠近两人之后,他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景象。

在课桌间的狭缝里,山口依然四脚朝天,被压得动弹不得,眼神愤恨地瞪着北见。北见依然从上面压着山口。可是,浦川竟然在那儿拍着北见的背。

“北见,没关系啦,不必这么激动,没关系啦。”

浦川一边说,一边拼命阻止还想出手的北见。浦川的声音近乎哀嚎。

“喂,求求你,原谅他吧。”

班长川濑也一直安抚北见。北见不发一语,喘着气,回瞪了山口。

这时候大家听到老师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全班都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统统回座位坐好。”

大家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北见也松手离开山口,站了起来。仔细一看,北见的手流血了。虽然山口被压倒在地,却使尽全力以指甲擒住北见的手。北见已经回座位了,山口也气冲冲地走回座位。

等全班就座之后,大川老师开口说: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再三交代,结果我一离开教室,你们就吵吵闹闹,这样还算是成材的中学生吗?如果你们懂得顾虑其他班还在上课,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吵成这样。我实在感到非常失望。”

老师说完,看了看山口和北见,又继续说。

“人得靠腕力拼高下的事并不多,你们到底在吵什么?”

他们两人一句话也不说。

“好,我等会儿再问个清楚。你们说,是谁先动手的?快说。”

“是我。”

北见清楚地回答。

“好,是你先动手的。光靠嘴巴说就说不通吗?”

“没错。”

“究竟出了什么事,让你这么鲁莽?该不是没有理由胡乱动手吧?”

“说,为什么这么粗暴,学人打架?”

北见依然沉默不语。

“说实话。你先动手,让全班跟着起哄,这绝对是你的错。不过,你年纪还小,还正在磨练修养。生气了,压抑不住怒气,我也不会过度责怪你。只要有可以理解的原因,只要以后你懂得克制自己就好。快说实话。”

即使老师这么说,北见依然低着头,不肯回答。小哥白尼不懂为什么北见不肯说话。只要一五一十地说清楚,老师就会明白山口那群人卑劣的行为,北见也不会挨太多骂。

“不能说,是吗?既然如此,川濑,我问你。老实说,你看到了什么?”

老师话一说完,刚好下课钟响。他叫山口、北见和川濑三个人留下来,其他人离开教室到运动场。

小哥白尼到了运动场,心里一直惦着老师调查的结果。在那段下课时间,他就站在靠近出入口的梧桐树下,一边和水谷聊天,一边等他们三人出来。

他们三人在下一堂课即将开始之前走出教室。川濑第一个走出来,表情非常严肃。大家聚集在川濑周围,好奇地询问老师判决的结果。第二个走出来的是山口。山口的四、五个同党纷纷走近他,和他小声交谈。不久之后,大伙儿围着气冲冲的山口,走到其他地方去。

最后出现的是北见。

小哥白尼看到北见神情愉悦地吹着口哨走出来,总算放心了。老师一定没有严厉责备北见。浦川最快跑到北见身边,一脸担心的模样,问了北见一些事;北见可能是要浦川别担心,所以浦川抬起头,开心地望向其他同学。小哥白尼第一次看到浦川这么开心。

按照川濑的说法,他向老师详细说明事情经过,老师明白一切之后,严厉教训了山口。虽然北见也挨了骂,不过老师只是点到为止。

当天在回家的路上,小哥白尼和北见走在一起。他试着问北见,为什么老师问话的时候他不回答。北见说:

“要是我说了,岂不是在打小报告?我可不想做这种事。”说着说着,他举起贴着OK绷的手,揉着脸。

两人走到省线电车车站,即将道别的时候,小哥白尼对北见说:

“这个星期天要不要到我家?水谷也会来。”

舅舅的笔记:真实的经历

小哥白尼:

昨天你兴高采烈地告诉我“炸豆皮事件”,我也觉得非常有趣。听到你和北见站在同一阵线,同情浦川,虽然这么做理所当然,我还是很开心。假如你是山口的同伙,和挨骂的山口一起鬼鬼祟祟地逃到运动场的角落,你母亲和我会有多么伤心啊。

你母亲和我打从心底期望你能成为了不起的人。你父亲生前最后的遗愿也一样。所以,你看不惯别人卑劣、不入流、不老实的行为,尊敬男子汉正直刚毅的精神,这看在我们眼里——该怎么说呢,让我们松了一口气。我从未告诉过你,其实你父亲在过世前三天,曾把我叫到床前,把你托付给我。他还特别嘱咐他对你的期望。

“我希望他成为了不起的男人。我是说,为人很了不起的人。”

我把这句话清楚地写在这儿。你要把这句话牢牢地记在心里,千万不可以忘记。我也把这句话牢牢地谨记在心,绝对不会忘记。我决定把许多话写在这本笔记本,希望你将来会看到,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不辜负你父亲的嘱托。

你也长大了,偶尔会认真思考这个社会和人的一生,所以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也不能再和你半开玩笑,应该认真地和你讨论。

对这些事情有了不起的想法,才能成为了不起的人。

话虽如此,没有人能简单地用一句“这个社会是这么回事,人活在社会上有这样的意义”向你说明。好吧,就算有人能说明,关于这种事情,光听别人说明,觉得自己懂了,也无法立刻吸收。我可以教你英文、几何、代数,但是,我无法教你,人聚在一起组成社会、每个人在其中过着各自的人生,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有什么样的价值。等你自己慢慢长大成人的时候再好好学习,不,应该说等你长大之后也得继续学习,靠你自己发现。

你知道水是由氧和氢组成的吧。你当然也知道,氧和氢的比例是一比二。像这种事情,我们可以用语言完全正确地说明,在教室看了实验,一定会马上点头同意。然而,如果说到冰水有什么味道,就只能由你亲自喝喝看才能明白。不管别人怎么说明,只有喝过的人才知道水真正的味道。同样地,我们无法对天生眼盲的人描述红色是什么样的颜色。唯有等到那个人有了视力,实际看到红色,才能明白。人生也有许多这样的事。

举例来说,绘画、雕刻、音乐的乐趣,也要亲自品尝才能了解。对于不曾接触过卓越艺术的人,不管旁人再怎么说明,终究无法让他明白个中趣味。尤

其在这方面,光有眼睛和耳朵还不够,必须张开懂得欣赏的心灵之眼和心灵之耳才行。而且,要张开心灵之眼和心灵之耳,必须实际接触卓越的作品,深刻地感动过才行。想了解人活在世界上有什么意义,更需要靠你实实在在地活着,在人生中扎扎实实地体会,如果自己不曾亲自体会,再怎么响叮当的大人物也教不来。

当然,以前有许多伟大的哲学家和法师都曾留下蕴涵深刻智慧的话语。现在那些称得上真正的文学家、真正的思想家的人,也都默默地苦心钻研人生的问题。他们把自己的想法注入作品和论文中,即使不像法师一样直接说教,他们笔下的文章其实也蕴藏着人生的智慧。今后你得慢慢阅读这一类的书籍,学习了不起的人的思想。不过,即便如此,最后的关键——小哥白尼,最后的关键依然在你自己。不是别人,就是你自己。你自己活着,凭着自己感受到的一切,才能了解那些伟人话语真正的意涵。学习人生绝对不能像学习数学、科学一样,光靠读书是无法明白的。

所以,最重要的是,从自己真正的感受、真切的感动出发,思考其中的涵义。当你心有所感、有什么想法从内心深处涌现时,千万不能有一丝敷衍。一定要想清楚,自己在什么情况下、对什么事情、有什么感觉。这样一来,你就会慢慢明白,自己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受到感动,这种无法重复的唯一经验,其实具有不限于那个时刻的意义。这就是真正属于你的思想。说得艰深一点,就是时时从自己的亲身体验出发、诚实地思考;这件事情,小哥白尼!真的非常重要。如果在这方面有一丝敷衍,不管你想了、说了什么看来了不起的事情,也都是假的。

我和你母亲都与你早逝的父亲一样,希望你能成为了不起的人。我们最希望你对于这个世界、对于身为人活着这件事,有了不起的想法,而且实际上也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所以,我更加希望你能好好地听进我现在说的话。

我和你母亲都打从心底希望你能成为了不起的人,而不只是会念书、有礼貌、在老师和朋友眼中没有缺点的中学生。我们的意思并不是希望你将来长大成人之后,成为无人批评、无可挑剔的人。课业成绩好当然很好,没礼貌当然不好,出了社会之后,当然希望你能过着不受人指指点点的生活;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除了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事。

你从小学到现在,已经在公民道德课学过许多。关于做人必须遵守什么规范,相信你也已经有许多知识。当然这些规范都不容忽视,如果有人像公民道德课教的一样,为人正直、勤劳、懂得自我节制、忠实尽责、有公德心、待人亲切、节俭……那的确是个无可挑剔的人。这么完美的圣人能赢得大家的尊敬,也值得大家尊敬。不过,接下来才是你必须思考的问题。

如果你在课堂上学到这些道德规范,觉得社会也认为这样的人了不起,所以你就只按照老师说的话行动,按照老师教的规范生活——小哥白尼,听好了——这样一来,你永远都无法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当你还小的时候,这么做就够了。可是到了你这个年纪,不能只是这样。重要的不是世俗的眼光或其他,而是你自己必须从灵魂深处了解人到底是什么地方了不起。然后,必须激发自己的向上心,打从心底想成为了不起的人。好事就是好事,坏事就是坏事,逐一判断好坏的时候,以及做你判断的好事的时候,都得贯彻从你胸中涌现的热切的情感。我并不是要模仿北见的口头禅,不过你必须有“不管谁怎么说”的决心。

如果你不这么做,即使我和你母亲期望你成为了不起的人,即使你自己也想成为了不起的人,恐怕你只能成为“看起来了不起的人”,不能成为真正“了不起的人”。世界上有许多人喜欢表现得让别人觉得他们很了不起,这些人最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总是忽略了真正的自己、原来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人。

所以,小哥白尼,我再重复一次,你必须珍惜自己的感受和深深感动的事。不要忘记这些事,而且要认真思考这些事的意义。

今天写的内容对你来说或许太难了,不过,简单地说,其实就是要累积各种经验,认真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现在请你再回想“炸豆皮事件”。

为什么你这么感动?

为什么北见抗议的行为让你这么感动?

为什么你看到浦川死命地拉住北见、阻止他教训山口,会这么感动?

还有,你认为浦川有点太软弱,我也这么认为。只要浦川够勇敢,别人也不会欺负他。如果站在浦川的立场,还能鼓起勇气反抗山口他们,这样的人可说是英雄。虽然浦川并不是这样的英雄,你也不该责怪他。像浦川这样的人,得靠身边的人展现宽大的胸襟多多担待。更何况浦川还请北见原谅欺负他的山口,可见他心胸宽大,为人厚道。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