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树上的男爵  作者:伊塔洛·卡尔维诺

我们的姐姐和侨民德斯托马克正确地及时逃跑了,没有被共和军捉住。翁布罗萨的人民仿佛回到了收葡萄的那些日子里。他们竖起自由树,这一次比较符合法国的标准,也就是有点象根夺彩杆了,柯希莫呢,我忘记说他了,他戴着一顶弗里吉亚爬了上去,但他立即感到厌倦,便走开了。

在贵族们的宅邸周围闹声沸沸扬扬,有人在喊:“贵族!贵族!上绞刑架!”对我,由于我是我哥哥的弟弟,并且由于我们一向很少摆贵族的架子,他们没有来惊动,甚至接着把我也看成一个爱国者(于是,当形势再变时,我就有了麻烦)。

他们成立了自治市,选出了市长,一切都照法国的方式办。柯希莫被任命为市政府的委员,虽然许多人不赞成,认为他精神不正常。那些站在旧政权一边的人,则讥笑说新政府完全是一座关了许多疯子的牢笼。

市政府的会在热那亚总督的古老宫殿里举行。柯希莫蹲在一棵角豆树上与窗户等高的地方听人们讨论。有时候他发言,就某事议论一通,并且履行他的表决权。众所周知,革命派比保守派搞形式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找到了可挑剔的东西,如体制不合适,降低了议会的尊严等等。当利古里亚共和国取代了热那亚的寡头统治共和国时,不再把我哥哥选进新的行政领导机构了。

还要提到的是柯希莫就在那段时期内写成并发行了一部《共和体城市的宪法草案以及关字男人、女人、孩子、包括鱼鸟和昆虫在内的家养的动物和野生的动物、高杆植物、蔬菜、草木植物的权利的声明》。这是一本写得很好的著作,可以作为一切执政者的指南。可是没有人认真看待它,它成了一堆死去的文字。

但是柯希莫自然在森林里度过他的大部分时间,法军工程兵部队的工兵们在那里开辟一条运送大炮的道路。工兵们在皮帽下露出长长的胡子,穿着宽大的皮工作服,显得与其他的一切军人都不相同。也许这是他们的处境造成的。他们没有在身后留下象其它部队那样的灾难和破坏的遗迹,相反他们心里对自己留下的东西感到满意并且有着尽一切努力做好的雄心壮志。而且他们有许多可讲的见闻:他们到过许多国家,经历过被彼包围和反包围的战斗;他们中有些人还见过巴黎发生的大事件,攻克巴士底狱和断头台。柯希莫晚上去听他们讲这些事情。他们放下镐和铲之后,围着一堆火坐下,抽着短烟斗,便在记忆里进行开掘。

白天,柯希莫帮助绘图员测量路线。没有人比他更能胜任这项工作了。他熟悉一切通道,因此大车路可以少绕弯子和少损失一些树木,他比法国炮兵部队想得更多的是居住在这些没有道路设施的村镇里的居民的需要。至少,这些偷鸡摸狗的大兵的到来带来了一项好处:用他们的钱修成一条路。

我没说到坏处:因为现在占领军,尤其是自从他们从共和军变成了帝国军之后,已经变得让人人厌恶了。大家都找爱国者们发泄:“看你们的朋友都干了些什么!”爱国者们摊开双臂,仰天长叹,回答说:“唉!那些兵呀!希望他们撤走!”

那些拿破仑的士兵们从畜栏里征调猪、牛、甚至母山羊。至于税款和收获物什一税比从前更多。还增加了服兵役。去当兵这件事情,在我们这里无人想得通。被召的年青人躲进森林里。

柯希莫为减轻这些祸害做了一些事情:当一些小产业主因害怕遭抢劫,把牲畜赶进丛林里时,他替他们守护;或者为他们秘密转移磨房里的粮食和榨房里的橄榄油,使得拿破仑的士兵无法抢走这一部分财产;或者给被抽丁的青年们指示他们可以藏身的洞穴。总之,他尽力保护处于强权之下的人民,可是袭击占领军的事情他再也不干了,尽管那时候在森林里开始有一支叫“短胡子兵”的武装队伍活动,他们使法国人不得安生。柯希莫还象过去一样固执,他不愿否认自己,由于从前是法国人的朋友,他仍然认为自己应当忠实于友谊,虽然许多情况变化了,并且完全不是他当初所希望的那样。其次也应当考虑到他开始进入老年,不能做很多事情了,无沦从哪方面说、他已经不行了。

拿破仑到米兰主持加冕仪式,然后在意大利一些地方旅行,所到之处人们热烈欢迎,带他参观稀世珍宝和古迹。在翁布罗萨,拜访“住在树顶上的爱国志士”也列入了日程,因为就象这件事情的发生所证实的那样,在我们这里无人注意柯希莫,可是在外面,尤其是在国外,他被人们谈论得很多。

这不是一次随随便便的会见,是由市接待委员会为了讨好卖乖而事先精心安排好的。必须挑选一棵漂亮的树,他们想要橡树,可是核桃树可以使人看来更清楚,于是他们用一些橡树的叶子来装点核桃树,在上面挂上法国三色彩带和伦巴底三色彩带、三色徽章和旗帜。他们让我哥哥蹲在那上面,穿着节日的盛装,但是头上戴着那顶有特色的猫皮帽,肩上搭着一只松鼠。

全部活动预定在十点开始,周围有一大圈人,可是到了11点半拿破仑理所当然地没有出现,我哥哥等得很不耐烦,因为年纪大了,他开始患上膀胱疾病,他不时要躲到树干后面去撒尿。

皇帝来了,一帮戴三角帽的高级军官和外交官们前呼后拥,象是一些二桅小帆船在前后颠簸。时间已是正午,拿破仑抬头从树的枝叶中向柯希莫望去,太阳光射进他的眼里。他开始同柯希莫就他的处境扯了几句:“我很了解您,公民......”他用手遮太阳光,“......在森林里......”他往旁边跳开一点,避开阳光对眼睛的直射,“在我们绿油油的大树干之间......”他往旁边再跳开一点,因为在柯希莫点头表示同意时,阳光重新照在他身上。

看见波拿・巴着急的样子,柯希莫礼貌地问道:“皇帝陛下,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吗?”

“是的,是的。”拿破仑说,“您往这边过来一点,我请求您这么做,替我挡住太阳,好,就这样,别动......”接着他沉默不语,好象在想什么,他转身向埃乌吉尼奥总督:“这一切使我想起点什么......想起我读过的东西......”

柯希莫来援助:“陛下,那不是您,是亚历山大大帝。”

“啊,对了!”拿破仑说,“是亚历山大同第欧根尼的会晤!”

“您永远不会忘记普卢塔克写的传记,我的皇帝陛下。”博阿尔内子爵说。

“只是在那个时候,”柯希莫补充道,”是亚历山大大帝问第欧根尼他可以为他做什么,第欧根尼让他挪动一下......”

拿破仑打榧子,表示他终于得到了他一直寻思的话。他用一个眼色示意随行的大臣们,注意听他说话。他用极好的意大利语说:“如果我不是拿破仑皇帝的话,我很愿做柯希莫.隆多公民!”

他掉转身走了。他身后随从们头上的二角帽互相碰撞,弄出一阵响声。

一切到此结束。事后人们曾盼望在一星期之内会给柯希莫送来罗马军团十字勋章,但什么也没有。我哥哥对此毫不在意,可是对于我们家里的人来说本应当是件喜事。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