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十七

别让我走  作者:石黑一雄

如我先前所说,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也就是离开卡堤基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天在教堂墓地发生的小冲突影响有多么深远。当然,那阵子我心情也不好,但是我并不觉得这次和过去几次争执有何不同。没想到,长久以来我们紧密相连的生活竟为了这样的事情而破裂。

不过,我想当时其实有一股更大的力量想要拆散我们,只不过等着这种小事来达到目的罢了。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呢?要是能够早点儿知道,或许我们会更把握彼此间的友谊。

一开始有越来越多学生离开卡堤基担任看护,我们这群海尔森学生也渐渐体认这是必然的趋势。我们仍有论文需要完成,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如果选择开始受训,论文也不一定非完成不可。刚到卡堤基那段期间,不写论文这件事情可是想也没想过。但是随着海尔森越来越遥远,论文也就越来越不重要。当时我心里想着,只要论文的重要性逐渐减少,那么很快地我们这群海尔森学生之间的连系也会慢慢消失。所以,我有一阵子设法维持大家对阅读、笔记的热忱。但是,由于以后见到监护人的机会不大,况且这么多学生都已经离开了,论文这件事很快便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总之,自从我们在墓园谈话过后,我尽可能把当天的事情抛在脑后。见到汤米和露丝,就表现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们对我也是如此。但是大家心里总是有些疙瘩,而且不只存在我和他们之间。虽然他们表现仍然像是一对情侣,继续像往常一样在分开的时候拍打对方的手臂,但是我太了解他们,我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已经相当疏远了。

当然,面对这样的发展,我非常难过。但是,现在不再像以前那么简单,直接找汤米道个歉、说明真相也就行了。若是早几年,甚至六个月以前,这个办法还有效。汤米可以和我将事情说个清楚明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卡堤基的第二年夏天,事情出现了变化。或许因为我和蓝尼的关系吧,我不知道。总之,此后和汤米说话就没那么容易了。虽然,至少表面看来和过去差不多,但是我们却再也没有提过那些动物,或是墓园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我和露丝在旧公车站说话之前所发生的事,我很生气她假装忘记海尔森的大黄根区。就像我之前所说的,若不是我们正在讨论严肃的话题,或许我就不会这么生气了吧。好吧,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但是,即使这样,就算我们已经开始聊点儿轻松的事了,她也不该这样装模作样。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虽然我和汤米之间有些疙瘩,但是我与露丝之间是不同的,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所以我下定主意,该是和她谈谈墓园事时候了。那一阵子经常出现夏季阵雨和雷雨,空气相当潮湿,而我们却长时间被困在室内。所以,那天傍晚天气看似变晴,伴随着橘红色的美丽夕阳,我便向露丝提议出门呼吸点儿新鲜空气。我发现了一条沿着山丘上坡的陡峭小路,小路衔接到马路口有座旧公车亭。公车好久以前停驶了,车站招牌也拆掉了,公车亭后面墙上还留着一副框架,那想必是以前陈列公车班次的玻璃公告所在之处。不过,它的外型像个可爱的小木屋、开放的一边面对着山谷下坡草地的公车亭,仍然屹立不摇,就连长凳也保持完好。我和露丝坐在公车站这里,看着屋椽和外面的夏日夜晚。

然后我说:“你知道吗,露丝,我们应该要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个清楚。”

我的语调和缓,露丝也回答了。她立刻说,我们三个人为了最愚蠢的事情争吵实在很笨。她提到以前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争吵,听着我们都笑了出来。不过,我实在不想让露丝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算了,于是我尽可能继续用一种不具威胁性的口气对她说:“露丝,你知道吗,我觉得,有时候当你有了交往对象,往往不能像旁观者一样,把事情看个透彻。我是指有时候。”

上一章:十六 下一章:十八